Trending

No tags found
Thursday Dec 01, 2022

“老将”佩德里有哪些小秘密?

对于19岁的佩德里来说,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。一个赛季里,他成为了巴萨和西班牙国家队主力,参加了欧洲杯和奥运会。继姆巴佩和德利赫特之后赢得科帕奖,又在同年斩获金童奖,让人忍不住去探寻这位中场新星的秘密。这次,我们决定让这些与佩德里关系亲密的人来提问。

A:爸爸一直对我说,我肯定会比他更优秀(佩德里的父亲曾是一名西班牙丙级联赛球员)。但我不能确定,因为我从未看过他踢球。此外,他是门将(笑),我从他那里可学的不多,但我们的基因里有着共同的对足球的爱,是爸爸为我打下了足球生涯的基础。我的家庭一直都为足球着迷,我也在这种氛围中长大:我还记得在特内里费小镇巴哈马尔的球场上,那是我人生最初的比赛,当时只是和哥哥们踢着玩。我们从家里出发,在路上瞄准旁边挂着的鸟笼子踢。特内里费的足球富有创造力,更多的是带球和玩耍,也是我所喜欢的风格。这里的足球与外界非常不同,因为在很多其他地方,你必须学会像个机器人一样去踢球。

A:老实说,为巴萨踢球就是梦想的一部分,和赢得欧冠、世界杯一样。当然,我和其他孩子没什么不同,也曾梦想成为一名消防员(笑)。但如果回到过去,我还会选择足球。我从3岁开始踢球,起初是中卫,然后成为前锋,进了很多球,最后才固定在中场。尽管和所有人一样,我也喜欢进球,但我一直都很乐于完成进攻的最后一传,而不是直接把球射进球网。

A:没有拉斯帕尔马斯,我永远都没机会坐在这里接受你们的采访。我在皇马进行过一周的试训,当时天气很冷(笑),但在他们看来,我水平还不够。所以,我选了拉斯帕尔马斯,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,因为特内里费的孩子们都渴望去那里踢球。我在拉斯帕尔马斯学会了很多,当时我才16岁,刚刚走进职业足球的世界,佩佩·梅尔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。西乙联赛不好踢,那是另一种足球:更讲究力量和身体对抗,不可能像在巴萨一样总是控球。我在防守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,那些乙级联赛(共36场)让我积累了很多经验。

A:小时候,我曾坐在布斯克茨父亲的边上看过比赛:现场观看国家德比,身边有30位巴萨名宿,那种感觉和在家里看球完全不同,身上直起鸡皮疙瘩。我们家附近有一眼泉水,每当巴萨赢得奖杯,我就进去泡澡。我一直都非常喜欢哈维、伊涅斯塔、布斯克茨,他们的风格都很“巴萨”。我父亲也钟情于此,是他向我灌输了这种对控球的喜好。

A:一开始有些困难。我刚来时,球队正在参加欧冠淘汰赛(2020年夏天在里斯本),我没有和一线队一起训练,而是和新援特林康、马特乌斯·费尔南德斯一起,这非常特别。实际上,对于和其他球员们的相遇,我还有些紧张。但随后,巴萨的队长们,梅西、布斯克茨和阿尔巴都很欢迎我。我在替补席上一点都不害怕,真正遇到的问题是在日常生活中。在拉斯帕尔马斯,不会有人在街上拦着我合影或签名,但在这里,一切都变得司空见惯。我不想成为明星,我会问自己:“他们为什么要来和我合影?”

A:刚开始在诺坎普踢球时,因为疫情原因没有观众,但每当我抬起头,看见那些坐席,就好像球迷们都在那里……第一场有观众的比赛,当时我有一阵子大脑一片空白:“这是真的吗?”至于想些什么,我只能说皮球到了脚下,我就什么都不想了。没时间啊!如果你想这想那就完了……球就丢了。以前,我并不那么在乎在接球前去获取信息,但后来我尝试着在做动作的同时去思考。你必须阅读对手,研究对方后卫的举止,这样一旦你到了他们身前,就能准确命中他们的弱点。

A:全都变了,不是吗?我在拉斯帕尔马斯的生活很平静,然后就来到了一家梦想中的俱乐部,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城市。一切都发生地太快了,加盟后的第一个赛季,我就踢了很多场比赛,这让我的生活习惯也都改变了。当然,我的内心还是平静的,这一点并没有发生变化。我是个宅男,喜欢安静地在家里待着。尽管如此,在巴塞罗那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,这是一座很酷的城市,尤其是那些海滩,天气也很棒。我非常怕冷,去其他地方踢球会很难。

A:我踢过很多场保留着美好记忆的比赛。但上赛季欧冠对阵尤文图斯的那一场尤为特别(2020年10月28日,巴萨客场2比0胜)。那是我第一次在欧冠首发,而且还赢了,对手也是一支非常强大的球队。和莱奥一起踢球,就是一种享受。我总是对别人说:这就是世界最佳球员。每次和梅西一起比赛,我就想把球传给他,因为我知道他能搞定。

Q:有些人说你有哈维的一些东西,伊涅斯塔的另一些东西。你想拥有这两名球员的哪些方面?

A:我都想拥有(笑)。对于哈维,我想拥有他在接球后的移动能力。此外,他的跑位总是那么棒,总能用最适合的方式去接球……这对于掌控比赛来说太重要了。而伊涅斯塔,主要是他与队友进行二过一配合的能力。他拥有很高的水平,只需要和队友进行一次简单的配合,就能顺利解决问题,让比赛充满观赏性。

A:我是一名喜欢进攻的中场,决定比赛的永远是有球的那个人,我希望让自己的足球风格与众不同:当下足球有着趋同性的倾向,风格越来越相似,缺乏多样性,而对抗这种现象,就是对我的定义。我试着在球场上通过灵活的跑位来给个子比我高的队友传球。哈维拥有非常明确的想法,和他在一起,我肯定自己能取得进步。我非常喜欢那些控球型风格的球队,所以我在巴萨踢球很享受,当然我也不反对在一支以反击为主的球队踢球。

A:每天的开始都很简单:起床,去训练。哈维来之后,我们根据营养师的建议在俱乐部用餐。下午,如果感觉疲惫,我就休息,否则去俱乐部健身房或在家里锻炼。我尝试着去遵守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规则:休息好,吃好……最近几个月我踢了很多场比赛,这让我很高兴。我为自己从事的运动着迷,不会抱怨踢得太多了!有时,我会感觉疲倦,这是显而易见的,但如果遵守规则,听从专家的意见,那就没问题。我也会回看自己的比赛视频,去分析一些细节,可以更清楚地发现自己的不足,比如:我是否位置太靠前了;如果更多地去对方禁区,是否会有更多的进球机会等等。我也需要提高力量,去应对更多的身体对抗。

A:是的!我和赫拉德的关系非常棒。在国家队,我们吃饭都坐在一起。我试着把快乐带到生活中,这样才能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。我也要说,对于自己所取得的一切,我感到很自豪,希望能持续下去。能够代表我家乡那个小岛的足球和生活风格,这是一种荣耀。我在生活中总是很放松,大家都乐于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,而我的就是足球。

(大笑)人们会说我把太多精力都消耗在了球场上,在家里就没办法井井有条了……我经常听到他说“把这个捡起来”之类的话。哥哥给了我难以置信的帮助,在我看来,他是对我最重要的人之一,我欠他很多。我们有着非常棒的关系,他是我成功的重要基石。他带着我去训练,为我准备食物……父母也要求我脚踏实地,经常给我建议。

A:非常重要。我们这一代人要关注和重视这个问题。我们正在摧毁自己生活的环境,必须赶快行动起来。我在特内里费长大,一个靠旅游业和美丽自然风光生存的小岛。如果它被毁掉,我们该怎么办?我们要意识到这一点,这也是我通过这个计划所尝试去做的。我希望为未来的孩子们留下一个干净的地球。

A:(笑)我确实很喜欢乒乓球,平时都在家里和父亲打。参加东京奥运会时,我还遇到了一个好老师——玛丽亚·肖(西班牙乒乓球国手),她教了我一些提高水平的技巧。奥运生活真的令人难忘,和我之前熟悉的生活完全不同。我会向艾默里克复仇的。我保证下一次打乒乓球会赢他。

A:金球奖,因为这是最重大的奖项!但在个人奖项之前,我更想和球队一起赢得团队锦标,这更加重要。为国家赢得世界杯,那会很疯狂的。现在我拿到了科帕奖,我非常开心,这是对我过去一整年的认可和奖励,希望这只是一个开始……能够在姆巴佩、德里赫特之后赢得科帕奖,我非常自豪。他们是最棒的,未来属于他们。此外,中场球员拿到个人奖项并不常见,比如哈维和伊涅斯塔就从未赢得过金球奖。

A:我也不知道……但我必须得学会做饭,至少要学会怎么做蛋糕。无论妈妈做什么,我都会非常开心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