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rending

No tags found
Monday Sep 26, 2022

95后的养老金从辞职开始存

整个五一假期,坚持把劳动精神贯穿到底的编辑赵大宝,可以说非常羡慕那些开掉老板跑出去单干的年轻朋友了。

比如我朋友@Rose,考古学在读博士,从培训公司裸辞去做古玉改造的人,天天来我朋友圈“现身说法”:

她朋友圈,不是在重庆吃火锅,就是在西双版纳享受生活,更让人酸的是,她已经年薪 20W 了;

带着这样稍稍有点子羡慕嫉妒的情绪,我真的找了一群这样自己给自己打工的“老板”们聊了聊天。

如果你有时也会觉得,工作是一场无休止的沼泽,不赚钱还赔钱,陷进去就出不来,那么今晚,不妨看看他们的单干日常。

这是一次不停向外拓展的意外冒险。像一个螺旋,机会和眼界,已经把他们送往更辽阔的世界。

大学时候,曾在教师节当天卖花,赚了 2K 多。从此,我做了一份所有女生都羡慕不已的工作:开花店。

这些巨型花的原材料都是日常随手可见的:白乳胶,铝管,皱纹纸,甚至是泡沫纸……

材料不被局限,剩下的就是尽情发挥想象力了,这些想象力也让花本身拥有了更丰富的意义——

因为朋友花粉过敏,索性把橙子包成一束花,这样的味蕾诱惑,可以代替我的花,陪陪她的胃。

其实开店至今,我还没回本,甚至还赔了几万。为了省钱,我一个人不仅做了这家花店的店长,还身兼数职——装修工、电工、油漆工、搬运工。

但我始终相信,开花店不只属于那些有钱有闲的人,每每陶冶生活的乐趣。像我这样不怎么富裕的,生活里也该有两束不同的花:

相比电脑辐射和一摞摞厚厚的商业分析报告,我更乐意沐浴在阳光中,产出新鲜的蔬果。就像凯伦布里克森在《走出非洲》的开篇一样:

几乎所有朋友都提醒我这些事很难,尤其是在一个基础建设、人才物资、商业规则都极度缺乏的地方,开拓一份新可能,得从 0 开始。

甚至,作为公司目前唯一的外国人,你要学会斯瓦希里语甚至各种部落语言,成了让这份事业继续下去的首当其冲。

也有撑不住的时候,但想想那些令人温暖的稀松小事,又让我感受到钱都带不来的满足——

回头看看辞职单干的这几年,我从三万英尺回到了田间地头,认真体验着普通人的一天。

从前我担心和人争辩,到现在会为了菜价锱铢必较,与其说现在的我获得了幸福,倒不如说践行了更多元的快乐——

我是蕾儿,一个计划和老公乔什在 8 年内走遍 100 个国家的旅游博主。希望在未来靠着视频剪辑和带货赚到200万,以普通人的姿态完成这场壮游。

以前接触国外都是从媒体和书上,每个国家都有一个标签,比如伊朗就是蒙着黑布的女性,伊拉克就是漫天黄沙战火连连。但当我们真的到那里,才发现并不只是这样……

我们要穿行过一个市场,才能到达埃尔比勒堡。每路过一个小摊,店家就会对我们报以微笑,好像我们是去西天取经的贵客。

那里的小孩子更是好奇和热情。还没等我们走出市场,身后就聚集了一群孩子,都推着各式各样的小车,想看我们到底会在哪里停下。

雪越下越大,聚集的人越来越多,当地人都凑上来合影留念,天虽冷却挡不住热情,最后我们竟在市场打起了雪仗。

这里很多人都在积极生活,虽然他们的国家曾经遭受战争,但人的生命力远比想象的强大。

这样的惊喜我们旅途中随处可见。曾经我们也是超级普通打工人,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对于外界,也只靠“想”。

生活又何尝不是如此?它不会被禁锢在你的脚下,就像你对世界的了解也不会被禁锢在固有认知里一样。

《西西弗神话》里,加缪说“荒诞”的来源之一是,机械而重复的生活,令人心生怀疑。

我们之所以总是觉得工作“荒诞”,大抵也是不停机械重复同样的劳动生产,缺了许多生活的创意、工作的创新、人生的歧路。

时代浪潮中,我们总想拿起放大镜去看看,那些单干的勇者,他们到底做对了什么,才获得了成功?

可能是你下班之后秒消失的同事,也可能是你身边裸辞的朋友,他们不过是做对了一些非常微不足道的小事——

比如坚持着某种不被认同的喜好,比如不向既定的规则妥协,比如主业之外再搞个副业……

而是更希望你在有余力的前提下,还能有点开拓创新的精神,把它融入到你正在做的那份事业里,让工作和生活,不至于“荒诞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Back to Top